中国政府网 新疆政府网 伊犁州政府网 沈阳市人民政府网 塔城地区政府网 中共塔城市委员会 塔城市人大常委会 塔城市人民政府 政协塔城市委员会
家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徐梦莉
信息来源:塔城日报更新时间:2018年09月14日点击率:0

作者:徐梦莉 

 

回忆一

 

半夜胃又疼了起来,就像被上万只长着锯齿的小虫乐此不疲地啃噬,他连找药的力气都没有,只抓了床头柜子上的杯子喝了半杯凉开水。水好像起了点镇定的作用,有那么一瞬间,他似乎已觉不出疼痛。他调整姿势准备睡觉,明天还要上班,这光景平日里是早入了梦的,可是下一瞬间更倔强的刺痛把他仅有的一丝睡意打得全无……

 

闹钟响起来的时候,他不情愿地爬了起来,浑身湿黏黏的,想必昨晚出了许多汗吧,眼睛涩疼,头也发昏,胃倒是没什么感觉了。

 

等穿好衣服,和往常一样不剩什么时间了。他走下楼,出小区的时候一个带着甘肃口音的声音叫住了他:“小伙子!”

 

他转头看到小区门侧有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坐在小马扎上,面前一个冒着热气的铁皮桶:“买个茶叶蛋吧,这是自家养的鸡下的蛋,我自己配料煮的。”那女人看他停下脚步更积极地介绍起来。他没有吃早饭的习惯,多半是因为没有时间,现在也快迟到了,不知道为什么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在妇女欢喜的眼神中买了两个。

 

好不容易挤到地铁上,袋子里的茶叶蛋在狭小的空间里显得多余,味道也让人生厌,他开始后悔。算了吧,他心想。从拥挤的人群中走到地面后,他看了看手中的茶叶蛋向出口旁的垃圾桶走去,突然觉得这一幕好熟悉,慢慢陷入了回忆中:

 

“鸡蛋吃了没?”电话那头的母亲问道。“什么鸡蛋?”他很是奇怪也隐约猜到几分。

 

“你从家出去的时候看,我在你包里放了几个煮鸡蛋。”母亲解释道。他还没打开过那个包。

 

他赶紧打开包看到了挤碎的鸡蛋和随之而来的无法掩饰的臭味。

 

从家里出来到学校宿舍已经两天了。

 

“你说的是包里的鸡蛋啊,当是什么呢,我吃了。”说着他拿出鸡蛋皱着眉头走到墙边,扔到了垃圾桶。

 

“那就好,那就好,你现在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,这是咱自己家的土鸡蛋,吃了好……”母亲笑得欣慰,接着又是一阵琐碎的唠叨。

 

那时候他是高三,回忆在这时候强大起来,想到这,伸向垃圾桶的手收回,他打开袋子站在垃圾桶前开始剥皮。

 

茶叶蛋刚吃下去,因为久违的礼遇胃有些不适应,他却突然心情很好,心里响起了某个模糊的声音,听不清却让他向往。

 

回忆二

 

“咚咚咚”,听到敲门的声音他犹豫了下,自己在这没什么朋友,会是谁呢?

 

打开门,看到了房东。他侧了侧身准备让房东进门。

 

“不了不了,我说件事儿就走。”房东忙摆手拒绝。

 

“这个月工资下来,我马上交房租。”估计也就这事儿了,他连忙说道。

 

“不是这事儿,那个……前面我不一直说想把这房卖出去么,一直也没合适的价格,这就租给了你,前两天有人出了好价,我寻思着月底再让你搬呢,可人家着急。这样,这月房租我就不要了啊,你这两天赶紧搬了,就两天。”房东说完顿了顿又做为难状,“我这也是没办法。”

 

他没说什么,也知道没用。

 

看看这个小小的一室一厅,要收拾起来两个小时都用不完,两天搬走,时间很宽裕。只是,然后他去哪呢?

 

在这个城市里,他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甚至没有一个可以寻求帮助的人。这个他毕业之后坚持留下的大城市,此刻却在嘲笑他了。

 

短暂失神后,他开始收拾为数不多的行李。

 

行李箱很久没用过,他检查了一下,拉杆轮子一切正常。这份小心从那次行李箱轮子突然掉落就养成了。

 

那次是什么时候呢?他十八岁,兴奋地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,拉着新行李箱在拥挤的人群中准备上车,沉默的父亲在身后跟着,脸上也有喜悦,只是依旧寡言。

 

突然,行李箱的一只轮子掉了,他的手不受控制得一歪,行李箱倒在了一边。

 

他正想去提,父亲快步走上前来两臂一提扛到了肩上,一只手固定肩头,另一只手朝前挥挥,张嘴也只说了一个字:“走。”

 

那时候他是什么心情呢?先是觉得委屈,心想当初买贵一点的箱子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儿了,然后又觉得丢人,父亲这一扛跟在自己身后就像一个农民工。

 

回想当时自己竟没有丝丝的感动。父亲的肩扛过那么多、那么重的东西,因为有父亲,他的肩几乎没有承受过任何有形的重量,想到这,他鼻头一酸。

 

两年了,他毕业两年,工作两年,在别人眼中所谓的大城市中生活两年,到现在却还没有一个观念上的家。而那个家,真正的家,他迫不及待逃离的地方,他也两年未回。

 

心中的那个声音此时明朗起来,回家,回家,他听见他自己对自己说,回家吧,回家吧。

 

回家

 

递了辞呈,他从没像这一刻那么轻松。

 

火车飞速,与周身空气摩擦生出热气,生胶似的味道有些让人恶心,他却嗅到了家的味道。

 

踏上家乡土地的一瞬间,他几乎流下泪来。他向记忆中的汽车站走去,他曾在那里坐过无数次的车,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家门口。

 

车站还在老地方,但他几乎认不出来,险些没有找到入口。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小网吧变成了出名的连锁超市,书店成了服装店,金色的店名有些眼睛。

 

短途车还是老样子,司机戴着别扭的墨镜,车上坐满了人就开始颠簸。

 

近了,近了……

 

小村庄似乎还是记忆中的模样,他在村口下车决定走进村子,行李不多,行李箱的小轮子在石子路上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,路上碰到熟悉不熟悉的人听到一句又一句:“回来了啊。”

 

“是啊,回来了。”

 

家里的那排房子就在眼前:墙上抹了新泥,水分还未蒸发完全,不和谐的深浅颜色看着有些别扭,掉色的春联任性地赖在铁门上,墙边的两排小树绿意正浓。这一切太熟悉以至于在离开两年后觉得陌生。

 

这就是那个他迫不及待要离开的家吗?

 

推开门,母亲正在院子里晒衣服,他喊了一声:“妈。”却觉得嗓子里好像堆满了细碎的沙,磨得他嗓子疼,眼睛疼,心疼。

 

“我回来了。”他再也没能控制住流出的眼泪。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
关注塔城市政府网微博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
关注塔城市政府网微信
Copyright@2005-2019 www.xjtcsh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开办:塔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:塔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承办:塔城市电子政务办公室
本站所刊登的各类新闻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塔城市人民政府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镜像。
版权所有:塔城市人民政府网 ICP备案号:新ICP备13000949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:6542010014 新公网安备:65420102000003号
办公地址:塔城市行政综合办公大楼二楼B207室
今日访问:0 您是本站第: 0 位访问者
建议使用IE8.0或更高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